广东妇女儿童信息网
 
 
 
 
 
 
 
 
瑞典奶爸养成记
2017-05-15 11:52:00 

        “我的女儿在一年半前出生,我在她3个月大的时候就开始休月产假,连续休了7个月陪伴她成长。”说起自己的女儿,瑞典驻上海总领事馆副总领事Fredrik Uddenfeldt脸上总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在瑞典,产假不仅是妈妈的权利,瑞典爸爸们同样享有带薪产假。现在瑞典随处可见正在带孩子的奶爸。那么,瑞典奶爸是如何养成的呢?
        法律规定的“爸爸月”
        Fredrik告诉中国妇女报·中华女性网记者,瑞典在上世纪50年代的时候,还是一个父权氛围浓厚的国家,他的爷爷是当时比较典型的严父,与子女的关系比较疏远,跟孩子相处也比较少,主要是奶奶带孩子。“我女儿出生之后,去年上半年我休了‘爸爸假’,现在我女儿也比较信任我,因为我休产假的时候,我女儿只有3个多月,她还不会讲话,我经常跟她在一起,能够明白她的一些需求。”
        据了解,瑞典是较早实行带薪产假的国家。1955年,瑞典全面实行带薪产假(母亲专用),1974年瑞典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实行父母共享带薪产假的国家,母亲产假转为父母共享产假,其福利包括每次生产后,父母享有180天产假,双方能自由随心地分配休假天数,同时享受高达工资比例90%的津贴。但此时作为父亲一方,男性休产假的天数非常少。
         到了1995年,瑞典政府首次推出了“爸爸月”,规定在共享产假中,分别有一个月的产假必须是单独休的,不可分配,称为“妈妈月”和“爸爸月”。这意味着,如果爸爸放弃休产假,这个月就浪费掉了。因此,1995年新政策实施之后,休产假的瑞典爸爸人数增加比较快,休假天数也在迅速增长。2002年瑞典的父母共享产假天数增加到480天,有两个月的“爸爸月”,2016年,“爸爸月”甚至增长到了三个月。
         作为外派人员的Fredrik同样能够享有“爸爸月”和其他产假福利,稍有不同的是,如果是住在瑞典,可享受480天父母共享的产假,如果是留在外派驻地休产假只能享受大概半年的时间。甚至领事馆雇佣的当地员工也可享受同样的福利。“我们的员工比较年轻,还没有当爸爸,但是他们要是当了爸爸也是一样享受产假。”Fredrik说。
        爸爸休产假是女性发展的需求,也是社会发展的需求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瑞典性别平等的浪潮十分高涨,性别平等的意识在不断增强。瑞典政府也意识到,女性是社会重要的劳动生产力,如果女性生育子女之后彻底离开了劳动力市场将是整个国民经济的损失。
        Fredrik也认为,瑞典父母共享带薪产假主要原因在于女性对于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当时瑞典的经济发展像中国一样,非常快,劳动力市场需要那些妈妈。妈妈们想工作,同时也想自己带孩子。当年的政府,最重要的考虑是经济原因,鼓励女性参与工作,支持国民经济,他们不希望女性退出劳动力市场。所以在1955年提出妈妈专用的带薪产假之后,1974年国会就立法说这个产假要转为父母共享的产假,以前叫母亲假,现在是parental leave(父母假)。”
        瑞典的带薪产假津贴主要是由政府出,具体的津贴金额折合成人民币最高是税后13500元,最低是3500元。津贴的多少主要取决于工资。
        产假津贴对瑞典政府来说是不是很大的负担?Fredrik并不认为产假津贴会对政府财政造成过大的负担。瑞典公民一生人均所交税额大约为514万元,产假津贴政府人均支出(如果爸爸休8个月产假)是93000元,只占1.8%。
         据Fredrik介绍,这些津贴相当于瑞典中偏低收入的工资水平,如果夫妻双方有一个人在工作,是完全够生活的。一般来说,产假的最后三个月只有3500元,大部分人的津贴都达到了13500元的上限。还有的人收入水平比较高,工资90%的比例远高于最高津贴金额,他们会认为这个津贴太少,影响生活水平,那么不足的部分将由雇主补足。“瑞典每年会有一次集体会议,工会代表和雇主代表商讨、协调行业从业人员的薪资水平和福利。比如钢铁行业,钢铁雇主协会与钢铁工人协会,他们会谈今年行业是怎么样的情况,然后达成一个共识,决定明年比较可行的薪资金额,具体可以涨多少,这是瑞典经济的一个特点吧,所以瑞典很少发生罢工。”
         Fredrik直言,政府可以通过低成本的方式鼓励大家生育,女性继续工作,不退出劳动力市场,“日本、韩国、法国等国家很多女性在孩子出生以后就不工作了,对政府是很大的损失,政府税收减少。在任何国家都会有影响,在瑞典更明显。不工作还会影响整个经济市场。”
        父母双方共同照顾子女的成长成为瑞典社会的共识
        在共享产假的政策推出之后,瑞典的一些私企的或政府的雇主,不让男性休产假,女性在面试时也会被问到有没有生育的打算这类问题。1980年瑞典性别平等运动有一个比较重要的转变,就是立法,瑞典政府通过立法来限制雇佣单位的性别歧视,来鼓励大家去休假。
        如今在瑞典,父亲休产假与母亲一起照顾初生的子女已经成为一种社会共识。“我当爸爸之后,我的领导,当时的总领事祝贺我之后就问我什么时候休产假,他不会不鼓励我休产假。在瑞典总部,我要向他们申请休假,让他们派人交接,他们也没有任何的限制。而且休完产假之后,雇主不给原来的职位或是解雇也是违法的。”Fredrik说。
        “如果你不休,你的父母和周围的人会认为你不重视这个家庭,更在乎工作。”在Fredrik看来,津贴不是重点,大部分的家庭认为休产假不是经济的原因,更多的是情感的原因。从爸爸的角度看,可以更多地认识小孩,学习做父母的一些能力,包括换尿布、哄他们睡觉、做饭。对妈妈来说,可以轻松一点,妈妈出差时可以安心将孩子交给爸爸,因为她知道爸爸有照顾小孩的这个能力。妈妈还可以回到工作单位,不会影响她的就业发展。对小孩来,有心理学研究表明,爸爸在家时间长,对孩子树立自信、增强社交能力都有好处。“当然休完了产假,爸爸还是很少在家的话,这个作用可能就没有了,所以还是应该全程陪护她。有统计数据表明,爸爸休产假离婚率会低很多。整个家庭分工平等,减少妈妈的压力,整个家庭会更和谐。如果爸爸不太在乎,经常不在家,会给妈妈带来更多的压力和负担。”
        在上海领事馆工作,Fredrik也经常被问及父母共享带薪产假是否合适在中国实施。他是这样回答的:“上海现在的人均GDP跟1974年的瑞典差别不大,资源是有的,有这样的空间,有这样的趋势。当然情况还有点不一样,我觉得要先做好妈妈产假的一些政策,是现在大家更加关注的话题。同时也要考虑到爸爸的角色。爸爸休不休产假还不是重点,而是爸爸在工作中怎样能多照顾家庭、陪伴孩子,这可能也涉及企业的责任,如果经常出差也会影响家庭。我的领导知道我是个爸爸,他就会鼓励我不要加班,早点回家。”
         Fredrik认为,爸爸完全可以跟妈妈一样有做父母的能力。如果多带孩子,他们就会发现他们同样也有育儿的能力。“对于我来说,休完产假感觉非常好,不休的话会很遗憾。做父母也不是每天都很愉快、很轻松。也有不愉快的时候、麻烦的时候、压力很大的时候。总的来说,长期跟自己的小孩在一起,会有一个很好的关系,会觉得很好。我相信我的女儿长大以后,我们关系好,她会和我更亲近。在我的朋友圈里,我是第一个当爸爸的,很多人看到我在带小孩,看到我很快乐,他们说当爸爸的时候一定也要自己带。”
        (来源:中国妇女报)

编辑:

更多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广东省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 版权所有
地址:广州市中山一路梅花村3号 邮编 :510080
电话:020-87185856 Email:gdfegw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