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妇女儿童信息网
 
 
 
 
 
 
 
 
“二孩时代”来临:计生新政能否成为提高妇女地位的契机
2015-11-09 17:00:00 

  无论是“一个孩子好”,还是从“双独两孩”到“单独两孩”,再到如今的“普遍两孩”,生育的决定权在女方,生育政策的改变势必影响女性的工作与生活。
  对女性而言,最大的问题不是怀孕的不便和分娩的痛苦,就业中的性别歧视让她们受伤最重。生育是她们不受用人单位欢迎的重要原因。
  倏忽之间,我们进入了“二孩时代”。持续升温的热评显示,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全面实施一对夫妻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实乃众望所归,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人口老龄化,有利于促进出生人口性别比趋向平衡,同时也让女性权益问题集中浮出水面。全面放开二孩能否成为提升妇女地位的契机,达成刺激生育与权益保护的双赢,需要正视新政带来的连锁反应,警惕“二孩歧视”伤及社会公平,并进行相应的制度调整,解除女性的后顾之忧。
  妇女有生育子女的权利,也有不生育的自由。无论是“一个孩子好”,还是从“双独两孩”到“单独两孩”,再到如今的“普遍两孩”,生育的决定权在女方,生育政策的改变势必影响女性的工作与生活。正因为如此,我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明确规定,开展人口与计划生育工作,应当与增加妇女受教育和就业机会、增进妇女健康、提高妇女地位相结合。以往生育政策的每次变动,均引发人们聚焦妇女议题,虽发出的声音略显分散,都会溅起反思权益保障的浪花。
  孕育生命这个伟大的创造要由女性承担,职业女性是主要的目标人群。在全面放开二孩之前,一些农村家庭已经按照“夫妻双方均为农村户口,第一胎为女孩子,可生育第二个子女”的规定,有了二宝。一部分富人有足够的经济实力缴纳社会抚养费,也提前过上了儿女双全的日子。真正严格实施“一孩”政策的,是机关、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以及城市白领,她们不像农村妇女那样免于公职的牵绊,也无法享受全职太太的自由度。全面二孩放开之后,真正有释放空间的,是正在工作岗位上打拼的妇女,以及即将走上职场的女性。
  然而,从目前情况看,恰恰是这部分女性,生育意愿并不强烈。所谓“发展是最好的避孕药”,职业女性通常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女性,独立自主性越强,多子多福观念更弱,有实力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往往更重视个人的发展,她们的人生充实丰盈,不以生孩子或生多少衡量其价值。与此同时,高学历和对事业的投入,推迟了结婚年龄,生育时间相对较晚,她们对生与不生更加慎重。激活这部分女性的生育意愿,要不折不扣地确保妇女在怀孕、生育和哺乳期间,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享受特殊劳动保护并可以获得帮助和补偿。
  对职业女性而言,最大的问题不是怀孕的不便和分娩的痛苦,就业中的性别歧视让她们受伤最重。女性求职受困一直存在且饱受诟病,生育是她们不受用人单位欢迎的最大原因。在推崇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子的时候,企业更中意“已婚已育”群体,而现在全面放开二孩,企业追求利益最大化与女性生育成本之间的矛盾更加明显,女性求职会遇到更多的冷脸,妨碍她们上升的“玻璃天花板”也会更坚硬。踢开女性职业生涯的绊脚石,除了执法部门加强监管,还要用激励的手法引导招聘单位,采取减免税收、资金倾斜等手段,鼓励企业录用女性,营造公平就业氛围。
  让“二孩梦”落地,政府还要加大经费和人员的投入,发展适合妇女需要的公共托幼服务,破解适龄儿童入园难、入园贵的问题,充分且高质量地满足“托儿”需求,减轻妇女的育儿负担,避免女性因为照料子女中断职业发展,不至于让她们在“好员工”和“好妈妈”间取舍。相对一些人提出延长女职工产假时间的建议,更应该推行男女共同休产假,共同承担抚养义务。就像胡适说的那样,“我(妇女)是堂堂的一个人,有许多该尽的责任,有许多可做的事业。何必定须做人家的良妻贤母,才算尽我的天职,才算做我的事业呢?”单方面延长女性产假,扩大两性劳动成本之间的差距,会给用人单位对女性不友好增加一个理由。
  托翁断言,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到底相似在哪?老舍先生的《我的理想家庭》给出了答案。那篇1936年发表在《论语》第100期“家的专号”的文章告诉我们,除了小平房、大院子,还得有最核心的人——一妻和一儿一女。先生管擦地板与玻璃,打扫院子,收拾花木,给鱼换水,给帼帼一两块绿黄瓜或几个毛豆。太太管做饭,女儿任助手——顶好是十二三岁,不准小也不准大,老是十二三岁。儿子顶好是三岁,既会讲话,又胖胖的会淘气……只有调动女性生育热情各项措施的不断完善,这样的幸福画面,才会成为更多人的现实。(来源:中华女性网)

编辑: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广东省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 版权所有
地址:广州市中山一路梅花村3号 邮编 :510080
电话:020-87185856 Email:gdfegwb@163.com